欢迎您访问郑州市管城中医院 官方网站! 全国脑病咨询热线:0371-66310720
多发性
硬 化
偏瘫
脑瘫
脑供血
不 足
脑囊虫
当前位置:首页 >医院动态
2030年中国每年死于烟疾的烟民将达200万
来源:本站  查看次数:814次  发布时间:2015-09-11

新闻来源:生命时报
“中国每年死于烟疾的烟民达到100万,如果吸烟率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到203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00万”、“大陆的控烟工作很落后,在两岸四地中是最落后的”,在刚刚结束的第六届两岸四地烟害防治交流研讨会上,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无烟行动技术官潘洁兰和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这样评价中国的控烟情况。
商场、写字楼、医院、政府办公楼、学校……只要你能去到的公共场合,就很容易从人群中找出几个正在吸烟的“瘾君子”,而垃圾箱、烟灰缸里堆成小山的烟头,更是诉说着人们对烟的“爱不释手”。《生命时报》记者暗访发现,很多公众场合依然摆着烟灰缸,垃圾桶上烟头凌乱。透过这些小细节,我们看到中国的禁烟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烟灰缸五花八门,多地依旧“烟雾缭绕”
政府机关和写字楼:楼道、垃圾桶、男厕所是烟民聚集地。李阿姨是北京市朝阳区某机关大楼里一个普通的清洁工。11月8日早上,她照例从某办公室里端出一个玻璃器皿,里面至少有十几个烟头。“办公室里一股烟味,可能经常抽烟的人闻不出来。”李阿姨说,这层楼大概有20多间办公室,她能从约一半的办公室里清理出烟头,位于楼层两侧的楼梯,更是不少人缓解烟瘾的地方。“你看着墙壁。”李阿姨指着垃圾桶上白色的墙壁,早已被烟头熏成了焦黄色。李阿姨还经常在男厕所里发现烟头,烟味混合着臭味往楼道里扩散着。
在位于朝阳区商业中心的多家写字楼里,记者都能够看到明显的禁烟标识,也没有发现有人在办公区吸烟。但只要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往往能发现吸烟的蛛丝马迹。在某大型写字楼的8层消防通道口处,一个简易垃圾桶的旁边,围着四五个人正在悠闲地吞云吐雾。记者发现,在垃圾桶上面,密密麻麻码放了数十根烟头。该层的清洁人员告诉记者,他一般每天收拾两次,记者看到的仅仅是吸烟者半天的抽烟量。
餐馆:中高档餐馆无烟区形同虚设,小餐馆不管不顾。餐馆禁烟一直是难中之难,很多餐馆往往在室内贴有禁止吸烟的标识,但在一些客人的要求下,餐馆管理方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朝阳区的一家京味烤鸭店内,正值晚上6点,大堂里食客熙熙攘攘。记者坐下后一股烟味从不远处飘来,原来是靠窗的两个顾客正在边吃饭边吸烟。记者向服务员询问餐馆内是否禁止吸烟,服务员有些无奈地表示,餐厅禁烟,但如果客人有需求也没办法阻止。接着,在记者要求下,服务员也给记者拿来了一个烟灰缸,上面酒水品牌的标识分外打眼。
另外一家中高档餐馆虽设有无烟区,但仍有不少顾客随意吸烟。记者请服务员上前劝说其他顾客不要吸烟,服务员满口答应却并没有行动。而在此类餐馆的包间里,几乎不会有人管是否吸烟的问题。
在不少小餐馆,吸烟几乎成为顾客的“必选动作”。位于某长途汽车站周边的十几家小餐馆里,几乎每个桌子上都摆上了烟灰缸。“来我们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干体力活的,抽烟也没什么,我们不会说。”某餐馆老板说,他们的烟灰缸都是一些厂家赞助的,摆上去还挺好看的。要是不让吸烟,肯定客流会少很多。
星级宾馆和娱乐场所:包间内随便吸。四、五星级的宾馆,一般是比较高档的场所,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部分高档宾馆大堂会客的地方,会有一些烟灰缸摆放在桌子上,这类烟灰缸通常比较精致。宾馆房间内,会有“不要躺在床上吸烟”的提醒,但却没人管你是否在房间里吸烟。
11月7日,记者来到一家位于海淀区某大厦地下一层的保健店,由于店里点着熏香,所以闻不到什么烟味。但记者看到,店里走廊两侧、大厅的茶几上,甚至厕所里都摆着烟灰缸。当记者询问是否能吸烟时,服务员毫不犹豫地回答可以,不仅包间里可以吸,在走廊里也没问题。
校园:寝室情况更为严重。11月4日,朝阳区某大学校园里,记者看到道路两边垃圾桶上都装有烟灰缸,很多人抽完烟后,随手将烟头丢在里面。在教学楼里的电梯口,一名等电梯的男生旁若无人地抽着烟。在学生寝室,吸烟的情况更为严重,不少男生寝室打开门就能闻到一股扑鼻的烟味,用塑料瓶自制的烟灰缸在学生中很流行。因为一般寝室只有进出门的地方有人值守,学生在寝室里是否吸烟根本没人管。如果正好整个寝室的男生都吸烟,那寝室垃圾桶里一定装了不少烟头和烟灰。
五类场所成重灾区
禁烟效果好不好,无非取决于两个方面:自觉和被管。从记者的调查和走访来看,几大禁烟死角的存在,恰恰就是吸烟者认识度不够,管理者管制力度又不够造成的。
小餐馆及大饭店包厢。餐馆是禁烟的重点和难点。一方面,吸烟的人习惯了边吃边聊边抽;另一方面,餐馆管理者又因为惧怕得罪客人,影响生意而对贴在墙上的禁烟标识视而不见。也有些餐馆,吃饭的大堂管理不错,包厢和过道却无人理睬。采访中,有餐馆服务员似乎显得有点无奈:“说多了容易引矛盾,禁烟还是要靠自觉,毕竟我们不是执法者。”
网吧、游戏厅。网吧和游戏厅以年轻人居多,这里屡禁不止的吸烟现象其实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曾给出的数据案例显示,由于网吧环境的特殊性,存在顾客对禁烟制度所知甚少,或者不听劝阻的现象,当然也有些经营者为了多赚点,对吸烟行为敷衍了事或置若罔闻。
大学寝室。中国控烟协会在2011年9月发布的《全国高等院校无烟环境创建评估暗访报告》显示,在所调查的全国800所高校校区中,在73%的高校中都发现了烟蒂,尤以男生宿舍为“重灾区”。采访发现,很多大学生就是觉得吸烟好玩,尽管知道吸烟对人的危害,却一点不知学校的《禁烟条例》。
办公区过道、楼梯间。办公场所的禁烟令实施虽然较好,但类似过道、楼梯间这样的僻静之处,仍成了死角。毕竟,人流稀少的地方很少会有监管者前去制止。
出租车。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办公室在今年10月做了一项关于出租车行业控烟状况的暗访调查。数据显示,司机对《控烟条例》知晓率在90%以上;劝阻吸烟率为68%,首次劝阻无效后继续劝阻的比例在45%左右。但仅有半数车辆能真正做到“完全禁烟”。甚至有些时候,司机自己还会边吸烟边开车。
三类人当起控烟表率
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许桂华对本报的调查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她表示,大陆尚无一部全国性的法律法规,在很多公共场所,吸烟仍十分方便。作为参与者,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协议NGO(非政府组织)观察员吴宜群教授还记得2008年的南非国际控烟会上,中国得了个“脏烟灰缸”奖,“获奖”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快5年过去了,这一现状仍未明显改观。她坦言,国内的控烟推进“很缓慢,很累”。面对目前严峻的控烟现状,专家们给出如下建议:
三类人群要当好“带头羊”。许桂华认为,第一类是医生。国外有研究称,一个医生抽烟相当于为烟草公司做了1万美金的广告费,这会让医生“吸烟有害健康”的劝说变得苍白无力。第二类是国家公职人员。开会吸烟、以烟待客等现象在不少公职人员中还存在,他们抽烟的负面影响更大。第三类是社会名流,包括影视明星、著名主持人、学者等名人,这些人有大量的“粉丝”,能起到更好的表率作用。
建立全国性法案,该罚款就得罚。吴宜群说,吸烟并不是个人的事,政府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尽快建立全国性的控烟法案几乎是所有控烟专家认为最急需做的。目前,部分省市出台了地方性法律法规或政府令,但也面临着不同程度的执法难题。吴宜群建议,在有了法律法规之后,一定要执法到位,最关键的是要有威慑力。期待不罚款单靠劝说教育,控烟肯定成功不了。
让吸烟危害真正“深入人心”。“你看到多少关于控烟的公益广告?到底有多少人明确知道烟草对健康的危害?”吴宜群对《生命时报》记者表示,国内控烟宣传的力度非常不够,需要加大力度让老百姓更深入地理解其危害。许桂华则对国内的烟盒表达了不满,国外包括中国的港澳台地区的烟盒,都有大量的危害警示用语和图片,非常有震撼力。国内的烟盒设计得如同艺术品一样漂亮,一行“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根本起不到警示作用。
勇敢说出“被吸烟,我不干”。现在吸烟损害的已经不是吸烟者自己的健康,同时也大大侵害着周围人的身体,剥夺了他人的健康权益。许桂华呼吁,大家也要有对吸烟者说“不”的勇气。她碰到有人吸烟时就会提出“抗议”,“请”对方到外面去吸烟或者是不吸烟。大家说得多了,会给吸烟者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

   ※免费赠书及康复光盘
请您对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尽量详细的按照下面的格式提供给我们专家组,他们会及时给您提供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并随赠由我中心根据多年临床经验编写的相关资料,帮您度过难关,重返健康。请认真填写以下的表单,确认无误后点击"提交"按钮,我们将在收到您的申请后会尽快给您寄出! 注:病人的病情及联系信息,我院会严格保密,保证绝对不会外泄!
患者姓名:
*
性别:
年龄:
婚否:
联系人:
联系电话:
*
病名:
E_mail:
通讯地址:
*
邮编:
病情简述:
MORE> 康复案例

咨询热线

0371-66310720

住院部热线

0371-65811420

在线客服